两万人

我没仔细看你那把尤克里里,这么昏的照片我以为是把大吉他🎸然后我梦到他给我打电话然后他说他打错了。我遇到那个在北京扎着头发的画家了,你给我发的在海边的那张照片你跳起来露着肚皮,我和画家说的话没超过三句,他长的像霍尊老了的样子,他说生活会给每一个认真生活的人一个礼物。